好吃、便宜、方便,量贩零食店如何重塑社区生活 美食

2024-05-01
摘要: 李佳佳随着零售业“硬折扣时代”到来,以好想来为代表的量贩零食店正在重塑人们的社区生活。 仿佛在一夜之间,量贩零食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城市的街头巷尾。颜色鲜艳的门头和灯牌,讨喜可爱的卡通形象,琳琅满目的商品选择,以及相当于普通商超七折甚至更低的价格,很难有人做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往往不...

李佳佳随着零售业“硬折扣时代”到来,以好想来为代表的量贩零食店正在重塑人们的社区生活。

仿佛在一夜之间,量贩零食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城市的街头巷尾。颜色鲜艳的门头和灯牌,讨喜可爱的卡通形象,琳琅满目的商品选择,以及相当于普通商超七折甚至更低的价格,很难有人做到“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往往不知不觉间,手中的购物篮就已经被装满。

以好想来品牌零食为代表的量贩零食店,这些商店并不寻找一线城市或顶尖商圈,而是走街串巷,飞入寻常百姓家,开设在更有烟火气的居民区附近,三四线城市或县城中更常见到他们的身影。

《2023中国零食量贩行业蓝皮书》称,中国零食量贩品牌门店的市场规模也已从2017年的9亿元快速增长至2022年的407亿元,预计未来将在2027年达到约1400亿元,而欧睿发布的《国内量贩零食零售白皮书》中提到,预计到2025年,量贩零食零售额将达到1300亿-2000亿。

近日,好想来的母公司万辰集团发布2023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量贩零食业务2023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87.59亿元,较同期上升13,057.81,2023年全年净利润达到3314万元;该板块经营效益与利润水平明显呈现出稳步提升的良性循环。4月26日下午,万辰集团发布2024年一季度业绩报告,2024年第1季度万辰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8.30亿元,同比增长534.03。量贩零食业务营收46.95亿元,剔除计提的股份支付费用后实现净利润约1.2亿元,对应净利率大约2.5,该板块经营效益与利润水平明显呈现出稳步提升的良性循环。

漂亮的数据背后,是“硬折扣时代”的到来。“零食量贩店往往价格亲民、极具性价比,品类众多且购买方便。”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洪涛在接受采访人员采访时说,“让消费者一站式的解决购物零食的场景,满足了当下许多消费者的需求。”

好吃、便宜、方便,这三个曾经看似不可兼得的消费需求,在量贩零食行业已经变得稀松平常。一块在各大超市卖10.3元的巧克力来到好想来南京某店的货架上,价格就变成了6.5元。超市里3.5元一瓶的可乐,好想来标价2.3元。赤裸裸的价格优势,让量贩零食行业早已悄然超越了传统零售渠道。

据网络公开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国内量贩零食门店总数还只有2500家左右,这一数字到2023年底已经突破了25000家。短时间的野蛮生长后,合并同类项顺理成章。

王洪涛表示,经过快速发展,量贩零食领域的高质量整合并购是大势所趋。通过整合供应链、加强数字化管理和品牌势能的加强,可以全方位加强量贩零食品牌的综合竞争力,凸显品牌优势。

熟稔行业脉络的领军企业深谙此道,如今各家较量的核心在于谁能更为迅捷的实现规模化扩张,并构筑起更为坚实的竞争壁垒。

万辰集团公司控股股东在休闲零食行业耕耘二十余年,对上游供应链生产和零食零售业态都有多年布局积淀和深刻理解,也有着非常深厚的产业资源和人脉。2022年,万辰集团孵化“陆小馋”量贩零食品牌,正式布局零食量贩赛道。同时,公司也通过收并购的方式先后整合了“好想来”、“来优品”、“吖嘀吖嘀”和“老婆大人”这样的量贩零食区域龙头品牌和团队, 大大加速了万辰量贩零食业务全国化布局的速度和势能。2023年9月,万辰集团宣布将旗下好想来、陆小馋、来优品和吖滴吖滴四大品牌合并命名为“好想来品牌零食”,打响了零食量贩行业整合第一枪。

众所周知,量贩零食行业用低毛利、高周转的方式,把低价让利给消费者。整合后的好想来,凭借着高效的集采模式,实现规模效应最大化,进一步控制成本,其成效直观的体现在每一家门店上。消费者得以见证品类更加丰富的商品,体验到更优惠的价格和更好的商品品质。这正是规模效应驱动的成本领先战略的成功体现,也彰显了万辰集团整合战略实施的成功。

物流方面,万辰集团量贩零食板块仓配中心数量达到31个含筹建,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科学的物流网络能让履约效率提升1倍以上,不仅提高了配送效率,提升了终端体验,还大大降低了物流成本。

另一方面,集团为合并后的品牌安装了全新自研的系统,也为大家提供更好的仓储、选址等方面的资源。在整合这些具有本土优势的品牌的进程中,好想来并未采取一刀切的管理模式,而是尊重并延续原有运营模式和团队架构,让原创始人及原始团队继续主导深耕各自核心区域。

这样做避免了“大企业病”对市场反应速度与决策灵活性的制约,充分发挥主场团队对本土市场的深度洞察与高效执行力,实现了在各区域市场的精准布局与强势运营,彻底占据主场。

“我们深知即便在同样的商业模式下,执行深度的不同也会造成显著的差异。企业之间的差距,本质就是团队素质的差异。原始团队在创业初期面临重重困难时已经铸就了默契的协作机制和强大的内驱力,往往能够展现出更为积极主动的姿态。”好想来合伙人杨俊说,“整合的多个零食量贩品牌原本在各自创业的区域都是最头部的品牌,在当地有着非常稳定的客源和较高的知名度,并且几个团队原本互相就很熟悉、互相认可。通过并购整合,这一帮志同道合的核心团队携各品牌加入万辰,大家拧成一股绳后爆发出了很强的战斗力。”

形象的统一和管理能级的提升,最终还是为了进一步做好服务。面对各种不同颜色的量贩零食店门头,消费者们始终用脚投票,选择更优质的服务。除了把线下体验做到极致,目前好想来也正在努力拥抱线上渠道,打造全新的会员系统,以期给用户更丰富的线上购物体验,预计到年底,好想来的会员数目将突破一亿人。

加盟零售业走过了几十年后,已经进入深水区,不再像20年前那般,仅有零星几个选择。如今作为加盟商而言,往往面对过多的信息,做选择成了难题。目前好想来的加盟店以每个月500家左右的速度增长,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加盟商之间的好口碑。

与许多同业不同,好想来为加盟商提供免费的选址服务。经过长时间经验沉淀,好想来现已在全国建立起一支规模逾千人的选址专业团队,他们主要驻扎在好想来主场区域,专注于收集、摸排及分析当地的商业环境、商圈生态、街道客流状况、社区常住民统计等选址要素,所掌握和积累的一手信息无疑超过了普通创业者和加盟商所能获取的信息范畴,这种信息差产生的优势不容忽视,更何况选址这一环节本身就蕴含着不可估量的独立价值。

店铺要在街区显眼的位置,最好是一个T字路口,靠近居民区,周围各类商业配套成熟。店铺门口不需要有停车位,因为“多数顾客都是茶余饭后出门遛弯的时候顺手消费一些,而不是煞有介事前来采购。”

曾见过好想来开业盛况,店内店外“人潮人海”,就像年节前的集市,瞬间激活了近年来相对沉寂的商圈活力,尤其在县域及乡镇地区,这种“突然”的繁华景象更为突出和鲜明。开业后,好想来也有专门的团队对每一家店铺进行督导,加之同一系统的数字化管理,可以为加盟商减轻不少运营负担。

随着越来越多地量贩零食店抢占街头,对手之间难免短兵相接,于是在一个街口看到好几家量贩零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当下的高速发展阶段,我们也看到行业内存在部分品牌风格激进、喜欢打价格战、补贴战等行为。对此,杨俊表示,好想来目前重仓华东和华北地区、并且在该等地区形成了非常强的区域优势;在好想来的主场战略下,这种影响并不大,虽然看着动静不小,其实真正交叉直面情况不多。而且这样的竞争并无意义、且不可持续,“此前多个行业都已经证明烧钱无益于发展,零售必须要专注到业务的本质上。”

不难看出,为推动整个行业有序健康的长期发展,好想来持续优化组织,改善服务。目前好想来的近1600个SKU中,有大约20左右的商品会根据不同地区消费者的习惯做出调整。比如在西南地区的店铺中辣味零食更多,在北方的门店里则会准备更多面食。”

王洪涛则认为,要破除目前量贩零食领域同质化的问题,除了在产品端要做出差异化,也需要通过线下网点的优势,将服务和产品做进一步的延伸,将业态升级、分层。

杨俊也表示,即便在食品领域,好想来也仍有尝试新事物的空间。他举例,目前好想来仍未进军烘焙市场等对食品保鲜要求较高的领域,而这都是未来可能可以发展的方向。

好想来内部曾在安徽、江苏、山东等城市做内部调研,结果显示消费者每年的零食预算,仅有11左右给到了量贩零食店,其余的则仍旧流向电商、商超等渠道。华西证券研报也指出,在我国市场规模约1.5万亿元的休闲零食市场中,量贩零食占比不足3。“因此我想这个行业还有很大的潜力空间。”杨俊说,“我们还需要不断深耕细作,更精准地与消费者与加盟商接轨,为他们做好服务。”

意见反馈